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夏洛特攀爬金融阶梯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浙江人民出版社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大约20年前,很多专家都认为金融(Finance)、保险(Insurance)和房地产(Real Estate)组成的这个大型经济成分FIRE,代表着资本主义进化发展的下一阶段。人们的理解是这样的:从历史的角度看,资本主义最具活力的市场总能发展出越来越高级的经济职能,从18~19 世纪早期的贸易站和贸易港口,到19 世纪后期的制造中心,到20 世纪70 年代的高科技,再到如今由FIRE 行业推动的整体经济格局。而这就是哈佛伟大的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所谓的“后工业”社会转型中的一个要素。从这个角度看,这场危机不仅仅是银行业和金融业的危机,也是一场FIRE 行业整体的大规模危机。正如风险投资家埃里克·詹森(Eric Janszen)在《哈珀斯》杂志中所言:“随着越来越多的风险污染浮出水面,信贷还将继续收缩,而依赖于信贷自由流动的FIRE 行业,从20 世纪80 年代早期兴盛至今,将会头一次感受到濒死的体验。”

  FIRE 经济中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应属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在2006 年的繁荣巅峰时期,FIRE 行业在夏洛特占据着整体经济份额的45%,全国范围内,只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FIRE 行业比例比它更高,占据了47%。然而,FIRE 行业的危机却并没有摧毁夏洛特的经济。与制造业崩盘的铁锈地带相比,夏洛特的情况显然要好一些,这是因为夏洛特的FIRE 行业与那不勒斯的有所不同。那不勒斯是个度假胜地,城中只有房地产一个主要行业。而夏洛特则更大一些,更偏重金融行业,很多大型全球性银行在这里都设有机构。FIRE 经济中,“RE”部分(房地产)受到的打击要比“FI”部分(金融和保险)大得多。据我的同事、统计专家夏洛塔·梅兰德(Charlotta Mellander)总结:在FIRE 行业密度与失业率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统计相关性。在FIRE 行业受到严重冲击的现实情况下,很难讲究竟为什么那么多FIRE经济体都能在风雨中屹立不倒。这很可能是因为拥有众多金融和保险工作机会的大都市地区在经济上更具多样性。而且,与制造业从业人员相比,金融和保险业从业人员也拥有更高的教育水平、更多的技能和更大的灵活性,可以更轻松地在其他领域找到新的工作机会。

  电视节目《60 分钟》曾这样推测,夏洛特的金融复合体有朝一日会与纽约的形成竞争。但是,真实数据却与这一说法不相符。在危机之前,从职位数量看,夏洛特在美国金融中心里排名第6,仅次于休斯顿、底特律和坦帕。在总体金融业薪酬中排名第17,次于底特律、休斯敦和菲尼克斯。有金融机构数量的排名中,夏洛特在第32 位,落后于印第安纳波利斯、萨克拉门托、拉斯维加斯和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夏洛特在银行和金融业中的地位,便如同一个时代之前低成本的阳光地带在制造行业中的地位一样。

  在夏洛特攀爬金融阶梯的过程中,金融危机的爆发必然会带来负面影响。危机使得总部位于这座城市的美联银行(Wachovia)一蹶不振,2008年,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富国银行(Wells Fargo)收购了美联银行。与此同时,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收购美林银行的举动给管理层带来了未曾预料到的严重债务。而换个角度来看,竞争对手缩减开支之时正是你扩张市场份额的大好机会。位于夏洛特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经济学家徳博拉·斯拉姆斯基(Deborah Strumsky)告诉我,夏洛特在危机中的表现比最初的预期好很多。富国银行收购美联银行之后,不仅把这座城市拉出了危机的深渊,更保持了一个相对较低的失业率,这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美联银行有着竞争力很强的零售银行分部,但同时也介入了其他不那么赚钱的金融领域。

  “富国收购美联,为低价买到了这么多实体零售银行机构而开心不已。美联不止一次声明,计划进行全体裁撤。但在管理层对夏洛特的员工进行面试、评估、再面试之后,决定保留的美联员工比之前计划的多得多。本来,美联准备把位于夏洛特东北部的大型办公区和市中心办公室全部关闭,但后来又决定把团队‘合并’,全部转移到夏洛特东北部的办公区内。虽然这一决定给市中心的写字楼地产租赁价格带来了冲击,但却保住了很多人的饭碗,完全超出之前的预期。”斯拉姆斯基指出,最初预期的失业率高达80%,而最终真正丢掉工作的人还不到20%。她接着补充道,“美国银行面对银行业危机,就好像拿着新信用卡的购物狂——四处砍价,以惊人的低价进行收购。”裁员的进程也十分缓慢,因为北卡罗来纳州法律规定,公司必须公开宣布所谓的“大规模裁员计划”,这就导致公司管理层担心,公开宣布的计划可能会对已经飘摇不定的股价造成不好的影响。因此,公司“小心地甄选员工,每周裁撤大约20 人,保持了股价的稳定,同时因为公司必须要在谁去谁留的问题上仔细斟酌,所以仅开除了表现最差的一部分员工。” 最后,据斯拉姆斯基称,金融领域利润的紧缩在短期内为夏洛特带来了利益,甚至长期来看也是如此。一些位于纽约的银行和金融公司为了节约成本,把一部分中层职能转移到了夏洛特。“大型金融机构没办法搬到别处去,因为他们需要一大批在银行领域有经验的高技能劳动力,”斯拉姆斯基说道,“欢迎来到夏洛特。”

  夏洛特已建成自己的市中心,酝酿出了各种文化活动,并提升了高技能专职人员的整体队伍力量。夏洛特的领导层在过去几年中做出了一些颇为明智的举动,而在2008—2009年危机水深火热之时,夏洛特迎来的是好运的降临,这种好运无影无形,却又价值连城。金融风暴之中,有一类地区显示出了超强的抗击打能力。我们在接下来的一章中将会发现,这些地区都不能随心所欲地追求以市场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