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金融业的艰难时期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浙江人民出版社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最令人纠结的问题并不是有多少金融产业将会从纽约迁移到其他城市,而是纽约有多少产值将会被直接蒸发。金融业的工资待遇是最为丰厚的,且不说高管稳拿的高于7 位数的奖金,就在2008 年,纽约金融业平均薪资几乎到了30 万美元,精确数字为280 872 美元。在泡沫的巅峰期,纽约全市的薪酬收入总额中将近22% 来自于金融业。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金融经济过度发展到这一臃肿的规模,很可能要面临实质性的萎缩。无论衰退以何种形式发生,曼哈顿必将经受相当大的衰退。

  纽约金融业无疑将面临一段艰难时期,但即使这一行业在萎缩,也仍不会带动整体区域经济的下降。纽约确实拥有全美最多的62 万名金融从业人员,约为洛杉矶或芝加哥的2倍,波士顿或达拉斯的3倍,旧金山、明尼阿波利斯、亚特兰大、华盛顿、迈阿密的6倍,但金融从业人员在整个大纽约地区所有行业从业人员中的比例只有8% 左右,仅比全美平均比例5.5%高出几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有许多比纽约小的地区虽然金融从业人数比较少,但其金融从业人员比例却高于纽约。例如,伊利诺伊州的布卢明顿– 诺木尔的金融从业人员比例高达28%,其他的还有得梅因的18%,哈特福徳的13%,而苏福尔斯、夏洛特、奥马哈、哥伦布均为10%。从这一角度分析,上述地区要比纽约更容易受到本次金融危机的影响。而且,要是像许多观察分析家那样把保险业也算在金融行业内,那整个金融保险业在2006 年大约占大纽约地区经济总量的15%,这个比例还不到夏洛特(31%)的一半,同时也远远低于许多小城市,例如得梅因、哈特福德、温斯顿- 塞勒姆。城市规划者通常使用区位商数(location quotient,简称LQ)来评估一个地区对特定行业的依赖程度,而LQ 值是将某地区在特定行业上的专业化程度与全国总体水平相比较的结果,LQ 值为1 时表示该地区的专业化程度处于全国平均水平。纽约金融业的LQ 值只有1.5,意味着高于全美平均水平50%,这跟费城、坦帕、麦迪逊的水平近似。

  拥有着金融业带来的巨额财富支持,纽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着生机勃勃的文化环境。但一直以来,纽约都不只是一个金融中心。伊丽莎白· 科瑞德(Elizabeth Currid)在《沃霍尔经济》(The Warhol Economy)一书中非常详细地描述了纽约的多元文化。根据科瑞德的研究,在全纽约前50 名专业性与创造性兼具的职业中,金融业仅占9个席位。而在前10名中,金融业则只剩下1个硕果仅存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纽约更像是服装设计师、音乐家、电影导演、艺术家以及精神病医生们所向往的圣地,而不仅仅是金融家的乐园。纽约拥有一种超凡的能力,可以不断进行自我更新以保持领先的地位,而这种能力恰恰来源于纽约的多元化产业结构以及这个城市对于不同领域的高质量人才的强烈吸引力。

  最早认识到这一点的学者当中有著名的城市规划专家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她在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著作中指出,多元化的经济与社会结构是促进城市发展的真正动力。200 多年以前,伟大的道德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亚当· 斯密通过其著名的别针工厂案例告诉人们:任务组织管理和精细化分工可以大大提高经济效率,从而打造出一个兴旺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雅各布斯则对这一观点进行了扩展和深化,提出了城市在创造性劳动分工组织管理方面扮演的关键角色:许许多多不同的职业、不同类型的人才在一个密集的环境中相互竞争,才能做出真正的创新。而创新正是一个城市长期保持其活力和影响力的灵丹妙药。由此可以推断出一个貌似与直觉相悖的观点,即金融危机反而会有助于纽约的长期发展。

  在过去的20年中,投资银行家、交易师、对冲基金经理引入的巨额现金把纽约经济带上了一条不良发展道路。2005 年,我曾向大型投资银行的一位高管询问,这个城市不断上涨的房价是否影响他们公司对全球人才的吸引力。他的回答非常简单:“我们是房地产泡沫的推动者,而不是受害者。”最后事实证明,他只对了一半,他们终将为泡沫破灭付出代价。尽管如此,在危机到来之后,与工业衰退的铁锈地带中心城市(如底特律)或是地产泡沫驱动的美国南方阳光地带城市(如菲尼克斯、拉斯维加斯、洛杉矶)比起来,大纽约地区房屋价格的下降速度还是温和得多。2009 年夏天,当其他地区的房价一泻千里时,纽约地区的房价仍保持在2000 年价格水平的75%以上,这也在权威的凯斯–希勒房价指数所(Case-Shiller Home Price Index)跟踪的20 个大都市区里面排在首位。

  长时间处于高位稳定状态的房价导致纽约多元化的优势在逐渐丧失,还有人认为,这也让整个城市的思想创造力陷入了低潮。几年前,我曾问雅各布斯,不断上涨的房价会对城市的创造力产生何种影响。她说:“当一个地方越来越无趣时,连富人都会离开。”而此时,投资银行家的统治时期已经结束,这恰恰是城市重获新生的绝好机会,纽约从此可以避免成为一个了无新意、死气沉沉的城市。事实上,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市政机构已经在努力提升城市的创新能力了,纽约决定向金融失业人员免费提供车库风格的小型办公空间,帮助他们建立新的科技型或媒体型创业公司。这是一个支出高达4 500 万美元的项目,《纽约时报》在关于该项目的评论中说道:“市政官员鼓励这些人以硅谷的方式来重新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简单地将他们视为资本主义大赌局中的失败者。”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纽约是全美最大的特大型区域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走廊的中心,这个区域拥有5 000万以上的人口以及超过2 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这是一个兼具多样性和创造性的经济圈,其中包含了形形色色的创意产业——从大众媒体到设计,从艺术到娱乐,而纽约城正是这个经济圈的核心。《哈珀斯月刊》(Harper’ Monthly)在1846年工业革命刚开始时曾写道:“一个人如果生于40 年前的纽约,现在他已经无法找到任何东西是跟当时一样的了。”这句话在今天仍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