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自学驾车与行政管制

《解惑中国经济》清华大学出版社作者:华说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在当下的中国,在很多时候,我们往往自以为拥有某种自由和权利,然而一旦想要付诸行动,却发现前往这种自由和权利的道路上,莫名其妙地竖着一块“严禁通行”的招牌。譬如说,倘若不是南京市民小苏的一纸诉状,想必有太多的人们不知道,在神州大地的绝大多数地方,驾驶汽车这门技能是不允许“自学成才”的。

  这起时下遭遇热烈围观的“南京一市民状告车管所”一案,其前因后果并不复杂。南京市民小苏的舅舅是一位有着30多年驾龄老司机。他找了一个封闭的场所,自己做“教练”,教会了家里几个晚辈开车,其中就包括外甥女小苏。学会了开车的小苏前往南京市车管所申考驾照,不料却被拒之门外,理由是申请人必须要经过驾校培训才能报名。多次协商无果后,小苏向南京市玄武区法院递交了起诉书,状告南京车管所行政不作为。

  进驾校学车,通过驾校报名考驾照,可以打赌,超过99%以上的人们是这样拿到驾照的。习惯成自然,欲拿驾照,先进驾校培训,在人们的印象中,这是常识,而且渐渐地被默认为唯一正确的路径了。蓦然间有人“自学成才”,跳过驾校直接申考驾照,确实令人耳目一新。不要说车管所感到吃惊,就是我等旁观者,也觉得新鲜。少见则多怪,这不足为奇。关键是,小苏与车管所的争执,究竟孰是孰非?

  从报道来看,双方的攻守,均是“以法律为武器”。小苏这一方,是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公安部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都没有规定必须申请人要经过驾校的培训,只对身体和年龄作了要求。而《江苏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管理办法》属于地方性法规,主要是针对驾校培训人员作出的规定,根本不能拿来要求普通市民。车管所这一面的回应,则依据了《江苏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管理办法》,认为国家并没有放开“私人”培训市场,只有驾校有资格培训学员。

  单以法理而论,小苏显然占据着上风。《行政许可法》《道路交通安全法》是国家层面的法律,《江苏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管理办法》只是一个地方性法规。前者是上位法,后者是下位法,在我国的法律体系中,上位法的效力位阶高于下位法。但这场诉讼最终结果如何,有待法院的判决。因为中国的事情,不能单看法理的,这是大家都彼此心照的。

  不过这一事件,却将驾校垄断驾车技能培训的事实,再一次地披露于众。原则上,既然驾照是通过规定的考试取得,则一个人只要通过考试即可,至于其采用何种学车方式,是参加驾校培训也罢,是在亲戚朋友指导下自学成才也罢,都无关紧要。所谓驾照,说白了,就是一张技能证书。在现实中,类似的考试与职业技能证书多矣。一个工人,要取得木工、泥瓦工之类的等级技能证书,一个财务人员,要拿到会计师或者注册会计师证,一个证券从业人员,要获得注册分析师的资格,都必须经过相关的考试。但这些行业,并没有必须进入指定学校进行培训才可以报名参加考试的规定。只要你愿意并且有能力,完全可以“自学成才”,没有人规定你必须采用何种学习方式。为什么交通主管部门一定要强制考驾照的学员必须参加驾校培训,而不允许“自学成才”?

  答案其实也简单,就是两个字:利益。在国内,驾校是一个特许经营的行业。从发展历程看,驾校最早往往是由地方交通主管部门开办的,属于当时盛极一时的部门“三产”。伴随着中国社会逐步进入“汽车社会”,学车需求大幅上升,驾校的生意亦随之水涨船高。有利可图,自然吸引社会各类资本进入。不过,驾校这块“蛋糕”,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因为开办驾校,必须经过交通主管部门的审批。也就是说,驾校这门生意,是被行政管制的,想要开办驾校,必须获得主管部门颁发的牌照。

  而这些牌照,并不是无限供应的,而是有数量限制的。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无论是已经取得牌照的驾校,还是想要获得牌照的驾校,都必须想方设法巴结主管部门,前者是要保住牌照,后者是要拿到牌照。而巴结主管部门的最好办法,无疑是利益输送。这种行为,就是人所皆知的“寻租”现象。当然,这“租”,原本就是因为行政管制而起,是因为管制而形成的“垄断租值”。这种“垄断租值”,在开放的市场上是不存在的。既然主管部门通过行政管制“创造”了这种垄断租值,分一杯羹是“必须的”。也就是说,管制而形成的“垄断租值”,必然为主管部门与驾校所瓜分。

  问题在这里豁然了。南京市民小苏不参与驾校培训自学驾车直接参与考试,挑战了主管部门与驾校多年来形成的利益格局,动了他们的“奶酪”,被拒之门外是势所必至的。自然,因为利益受损而不允许“自学成才”是说不出口的,必须冠以“法律”“安全”之类的名目才能招摇过市。尽管行驶于大街小巷的“马路杀手”,无一不是从驾校毕业的。

  再向前进一步,倘若此番小苏获胜,“自学成才”被允许,是否会对驾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余以为不会。绝大多数人还是会通过驾校培训并考取驾照的。因为“自学成才”,不是有一辆车就可以开打到马路上去练习的。这样做,你随时有可能被警察以“无证驾驶”拿下。自学成才,需要自己拥有学习的车辆,自己寻找适合的学车场地,自己聘请有经验的教练。而这些,驾校能提供“一条龙服务”,省心省力。因此,除非恰好拥有适合的条件,一般来说,大多数人还是会走驾校培训这条常规之路。自学成才,只是极少数“不走寻常路”者选择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驾校行业存在的行政管制,对个人自学驾车的自由和权利的侵害,只是其负面影响之较小者,因为自学驾车的人毕竟是少数。其更大的负面效应,涉及面更广的,是那不断上涨的学费。在学车需求大盛之际,牌照的数量管制,造成驾校的供给跟不上需求的步伐,其价格焉能不逐年上涨?倘若市场是开放的,不存在行政管制,则当下的驾校绝非今日的数目,而其市场价格,也必将在今日价格之下。

  驾校的高收费和乱收费,这些年频遭民众投诉。自然,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主管部门也频频在“规范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收费管理”。余生也愚,一直不明白,难道主管部门看不到问题之所在?当然不可能。那么,原因何在?于今我忽有所悟。那行政管制,一方面可以带来寻租的空间,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另一方面可以时不时地对所谓乱象加以“规范”,收获“关注民生”的民意,真是两面占便宜、名利双收的好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