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春运“退票潮”

《解惑中国经济》清华大学出版社作者:华说

  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小插曲,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在生活中展开。或许,这正是生活的魅力所在罢。

  此刻的现在,正值春运的“尖峰时刻”。在人们的通常印象中,此时的铁路春运,“一票难求”是当仁不让的关键词。然而,在2013年的火车站上,却上演了令人“拍案惊奇”的一幕。没有人能够想到,今年铁路春运甫一开局,竟然迎来了一波猝不及防的“退票潮”。铁道部运输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春运前3天,全国铁路日均接受退票46万张。这一数字这不仅高于2012年铁路22.9万张的日均退票量,也高于2012年春运期间铁路25万张的日均退票量。

  一边是铺天盖地“买票难”的抱怨,一边是汹涌而至的退票潮,如此强烈的戏剧性冲突,不是出现在舞台之上,而是发生在真实世界中。这幕生活亲自导演的轻喜剧,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然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买票难”依然是主旋律的铁路春运交响曲中,意外地跳出了一个“退票潮”的小插曲?

  毫无疑问,这一问题,作为主事者的铁路部门是当仁不让的答题者。面对公众的疑问,铁路部门的解答是这样的:2013年春运期间之所以退票陡增,一方面是因为2013年火车票预售期延长,从2012年的最长12天预售,延长至2013年的最长20天预售,旅客出行时间变更的概率大大增加。另一方面是许多旅客因为担心买不到票,提前抢张票“保底”。等买到合适的车票之后,再退掉之前买好的票,大量重复“占坑”的车票导致退票数量大得惊人。

  乍看起来,铁路部门的解释,似乎不无道理,但细想一下却经不起推敲。春节作为公共假期,放假时间早已公之于众,一个准备返乡之人,工作单位何时放假,自己准备何时动身,大抵有一个预期和计划。所以旅客的出行计划,并不会因为火车票预售期提前8天而频繁变动,从而导致大量退票。此其一。其二,春运期间票源紧张,旅客担心买不到票抢票保底确实是事实。但问题是,旅客的这一心态,今年如此,去年如此,前年亦如此!年年如此并无不同,何以今年春运期间的退票数量会骤升1倍?

  2013年春运期间的“退票潮”究竟所为何来?

  退票数量的快速上升,表明人们的退票行为大量增加了。需求定律说得明白,做一件事情的成本下降,则其发生率必然上升。以此推论,很显然,退票的陡增,是因为人们退票的成本大幅下降了。

  退票的成本的下降,人们下意识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火车票退票费的下降。有报道提到,铁路部门现在收取的退票手续费是票面金额的5%,而以前是票面金额的20%。这样看,退票潮的出现,似乎主要源自退票手续费下调。但问题是,退票手续费下调并非始于2013年春运。火车票退票手续费从20%下调至5%,是从2011年9月25日起实施的。也就是说,2012年的春运期间,人们已经享受到了这一“利好”,但当时并未出现退票潮。而从2012年春运到2013年春运,退票手续费没有做任何的调整。局限条件不变,人们的行为不变。因此,所谓退票手续费下调导致退票大量增加的论断,是可以排除的。

  那么退票成本的下降,究竟“降”在何处?向前走一步:要退票,首先要买票。有票才可以退票。如果人们买票的成本,比以往大幅地下降了,则退票的发生率也会随之大幅上升。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那么,2013年春运期间人们的买票成本下降了吗?事实是,对很多很多人来说,的确如此。

  这成本的下降,主要源自电话、网络购票的推行。2013年春运,为了将人们赶到电话、网络这一线上售票平台上去,铁路部门刻意将电话网络的预售时间比车站、代售点的窗口售票时间提前2天。在“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春运时刻,这样安排的效果是明显的。人们涌向网上排队,车站、代售点的窗口售票前的排队人数明显减少。这且勿论,单说对一个购票者而言,线上购票的成本,显然比线下成本要低,低得多。在售票窗口排队买票,需要站立于严寒之中,需要经历通宵达旦的漫长等待,还有焦虑、无聊的煎熬,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纷争与冲突。对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言,可能还需要向单位请假。线上购票则相对简单,打打电话,刷刷网页,虽然也不容易买到票,但与窗口相比,其“艰难困苦”程度,可谓小巫见大巫,简直不值一提。更何况,还有“刷票插件”这样的“买票神器”助阵!

  在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对一个消费者而言,理性的选择,第一步自然是首先买到票,在保底的前提下,再寻找机会加以调整。这调整,不仅有前后时间的调整,还有不同列车、座位等级的调整。因为铁路放票是逐日推进,为了确保买到票,一个消费者可能会选择连续购买预期出行时间前几日的火车票,第一天订到票后,第二天、第三天继续订,如果第二天订到了就退第一天的,第三天订到就退第二天的,尽量选择最适合自己回家的日期。或者第一天订到的是无座票,第二天、第三天却订到硬座票甚至卧铺票,则自然会将无座票与硬座票退掉。相比更为合适的出行时间和更为舒适的乘车体验,损失5%的退票手续费显然是可以接受。更何况,电话预订的车票,只要不去取,爽约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这样的行为,在窗口排队的时代难以想象的,因为那通宵达旦的漫长排队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一个买到票的消费者不会还有如此“雅兴”接连几天去排队购票,然后不断调整以获得自己最满意的车票。但线上购票的推行,则使这种先“占票”然后调整的行为成本大幅下降了,并由此导致了这一行为的大面积地发生。退票潮随之出现。

  或者要问,2012年春运期间,电话、网络购票已经开始尝试推行,何以当时未现“退票潮”?回答是,2012年线上购票是首次尝试,由于习惯和技术等方面的原因,采用线上购票的人们并不多,铁道部公开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春运线上购票比例在20%左右,表明线上购票尚处于一个从属的、补充的地位。但2013年春运期间,从各地铁路部门目前发布的数据看,线上购票的比例已经超过50%,显示着线上购票已成为一种主流的购票方式。而不少地方也传出了火车票代售点首次出现亏损的报道,也从另一个方面有力地印证了2013年春运期间线上购票的主力地位。从“补充”到“主流”,线上购票的崛起,是火车票售卖方式的一次重大变革,也是人们面临的局限条件的重要转变。这转变,正如上述分析所指出的那样,是退票潮出现的根源所在。

  随着线上购票——其中主要是网络购票的兴起与扩展,可以推断,火车票的退票率亦会随之攀升。考虑到春运期间火车票的票源紧张的现实,铁路部门可以考虑对现有的退票制度作出调整,让这些退票能够及时为需要车票的人们所买到,以实现车票资源最大限度的利用,列车运能的满负荷运行。比如现行规定,退票最迟时间在开车前两小时,是否可以将这时间提前,以便留出更多的时间让退票寻找新的主人?比如开通网上退票通道,方便人们退票,而不必非得到到火车站窗口排队退票?……诸如此类的课题,都是火车票售票进入网络时代之后,需要“铁老大”与时俱进重新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