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公交“一卡通” 退卡难的秘密

《解惑中国经济》清华大学出版社作者:华说

  事非经过不知难。

  前些日子的某一天,笔者忽然心血来潮,兴致盎然地对寒舍进行了一番“大扫除”。不意在此过程中,陆续从若干个角落里分别“发掘”出若干张公共交通“一卡通”。临末加总起来,竟然也有十几张。这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一卡通”是何时放置于此,卡中是否还有余额,不得而知。资源的闲置,自然是一种浪费,于是乎寻思将这些“一卡通”退掉,换些零钱来。

  登录上海公共交通卡公司的官网查询,发现离家不远的某便利店赫然在退卡点之列。一不做二不休,立即骑上自行车真奔那家便利店。店员在将十几张“一卡通”在读卡设备上一一读取之后,只留下了四五张“一卡通”,将其余的卡片全部还给了我。被告知的理由的是,这里只能退卡内余额在10元之内的“一卡通”,超过10元的必须到设立在地铁站的退卡点。

  好罢,笔者出行一向以地铁为第一选择,退卡岂不是小事一桩?将这些“一卡通”用皮筋扎在一起放进随身携带的包中,乘坐地铁之时顺便将卡退了,可谓一举两得。最经常坐的,自然是离家最近的8号线。接下来的几天,因事分别在8号线、7号线、10号线、9号线之间辗转,无一例外地被告知“本线没有退卡点”。那么,退卡点究竟在哪里?“在1号线、2号线、3号线、4号线。”也巧,话说这日换乘3号线,向工作人员打听到东宝兴路站设有退卡点,于是在东宝兴路站下来。退卡点却又不在站内,出站之后,在一个偏僻的角度找到了退卡点,摆脱了退卡点前的黄牛的骚扰,终于将这些卡送进了窗口。退卡过程倒是顺利,以每张20元的退卡费,将卡内的余额均如数取得,没有任何手续费。

  退几张交通卡居然如此大费周章,确实超乎我的想象,难怪多年来舆论没完没了地唠叨“一卡通”买卡容易退卡难,良有以也。

  “一卡通”的退卡难,并非为上海所独有。放眼神州,凡有地铁开通的城市,“退卡难”如影随形,无一例外。譬如说首善之区的北京,“退卡难”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这些天,一位报社记者在微博上吐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引述他人的遭遇,历数在京城退卡的种种不便,痛斥北京公交集团的垄断和“国营面孔”,引来了无数的共鸣。其中的一个精彩案例是,一市民因为公交一卡通消磁了,被告知必须前往西单客服中心才能办理退卡。结果第一天前往吃了“闭门羹”,因为“停电不开门”;第二天再度光临,一番排队之后终于轮上,又被告知卡坏了不能退押金,而卡内的余额则必须7个工作日后方可到此领取。这样看来,与这位仁兄相比,笔者的退卡遭遇,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实际上,在查询了若干城市公交“一卡通”的规定之后,笔者甚至有生逢其地的庆幸之感。譬如说在吉林长春,公交IC卡每张卡收取工本费20元,但退卡时只退卡中余额,工本费不退,而且公交企业办理退卡业务时每次收取手续费3元;而广东东莞市则明文规定,乘客要退卡时,必须凭卡和对应的售卡小票即押金单到指定的退卡点办理退卡,两者缺一不可;退卡时必须确保IC卡完好才能退卡,即IC卡不能有弯曲、折断、裂痕、打孔、刮痕、烘烧、浸水等现象,否则,只可退余款,不退还押金……相形之下,上海公交一卡通的所谓“退卡难”,简直不算什么。

  然则公交一卡通“买卡容易退卡难”究竟难在哪里?自然是退卡点太少。在北京和上海的任何一个地铁站,都能够买卡和充值,但要退卡,对不起,只能到指定的站点,而这些站点数量甚少,且往往较为偏僻。上海公交卡公司官网上的数据说,公共交通卡目前在全市范围内已开设2000余处售卡代理点,但退卡的网点只有171处。2000对171,悬殊不可谓不大。以地铁为例,市民买卡,在“轨道交通沿线车站”皆可,但要退卡,对不起,只能在12个站点办理,而且集中在1号线、2号线、3号线、4号线,其他线路一个也没有,更气人的是这些退卡点均不在换乘的枢纽站,而在名不见经传的冷门站头。此情此景,退卡想要不难也难!

  有朋友自然要问,既然每一个地铁站都可以售卡,为什么不能每一个地铁站都可以退卡,如此一来,“退卡难”岂不迎刃而解?公共交通部门的回应是,发卡充值业务与退还卡业务模式不同,办理退还卡业务时须通信连接至一卡通系统总中心数据库,开通退还卡业务的网点需配备专用通信线路和较好的退卡环境,同时退卡系统的程序执行及卡片的鉴定都需要专业人员进行操作。而“坏卡”的余额7个工作日后才能返还同样也是“技术原因”—— 一卡通卡片损坏,卡内余额信息无法读出,需要通过一卡通后台数据库卡的账户读取。由于一卡通的应用范围涵盖了公交、地铁、出租等领域,交易数据的采集传输工作量比较大,坏卡截止到申请退卡或者退资的日期,完整的交易数据和卡内余额需要7天才能确定。

  这样的回答,可谓言之凿凿。然而在如今这样的“大数据”时代,这样的辩解其实连外行之人都觉得苍白可笑。更何况,早有专业人士指出,通过软件更新的方式实现“办卡点退卡”在技术上并无难度,而要将消磁的卡片恢复磁性,在技术上几乎是“一秒钟的事”。很显然,将退卡难归咎于“技术原因”,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

  那么,“退卡难”究竟因何而起?舆论将其归之于“垄断”,愚以为不然。无他,未中肯綮也。不是说不存在“垄断”,每一个城市,只有一家公司准许发行公交“一卡通”,垄断是无疑的,但垄断并不是“退卡难”的根本原因。倘若说“退卡难”是因为垄断,所以一副“国营面孔”,对消费者爱理不理冷脸相对,则为什么在卖卡的时候是一副“市场面孔”, 千方百计地提供便利为消费者,并且笑脸相迎?同一个垄断者,为何前倨而后恭?!

  “退卡难”的根本原因,说白了就一句话:发行一卡通的公交卡公司压根儿就不希望持卡人退卡!因为明目张胆地说“不许退卡”于理不通,张不开嘴,所以只能暗地里“刁难”消费者。为什么在上海有2000余处售卡代理点,却只有171处退卡点(据报道,北京仅有69个网点可办退卡手续)?为什么地铁站的退卡点设在偏僻的站点而不是换乘站?为什么退卡点不设在站内而在站外?为什么卡内余额需等7个工作日之后再次返回网点领取?无他,就是希望通过给消费者“制造麻烦”,让持卡者觉得为了区区几张公交卡大老远地跑一趟不值,让他们付出的时间、精力及交通成本高于退卡获取的数十元钱,从而得不偿失知难而退。这一行为的经济学原理,就是通过大幅提升退卡的成本,来减少退卡的发生。可以认为,制定退卡条款的人是深谙需求定律的高手。

  然则公交卡公司为什么不希望人们退卡?回答也简单,因为这是其赚钱之道,亦是其生存之道!公交卡公司发行“一卡通”所获取的收入,是一种提前到来的收入——持卡人提前支付了未来的交通费用。从经济学上说,同样的收入,来得早比来得晚合算,因为前者会带来更大的财富。原因有二,其一是早来的收入避免了通货膨胀的侵蚀;其二是更重要,也是主要的原因,早来的收入有利息的收入——或者是投资的回报,或者借给他人或者存入银行的收取的利息。如果“一卡通”可以很方便地在任何一个买卡的地方随时退卡,则公交卡公司的收入会大幅度地下降,因为人们会把手中多余的卡兑现——包括卡的押金和卡内余额,公交卡公司就无从利用这笔庞大的资金,或者投资获取收益,或者存入银行得到利息。公开的报道,上海从1999年发行公交“一卡通”以来,至今已经累计发卡逾4900万张。但这4900万张交通卡大多数在“睡眠”,全市目前经常在使用的交通卡数量仅为数百万张。以每张交通卡20元押金计算,押金收入可达9.8亿元。不考虑投资,即便按照一年期存款利率3.25%计算,年利息收入是3185万元。这还没有包括沉淀于 “睡眠卡”内的巨额资金!而有报道说,北京的公交一卡通发行已达6000万张,则其收益显然更多。

  购卡越方便,则售卡越容易,公交卡公司所取得的收入自然越多;退卡越不方便,则退卡越难,流失的资金越少,公交卡公司能够掌控的资金自然也越多。搜索网上的新闻,十多年前各地就有“买卡容易退卡难“的报道,但迄今未见有所改观,为什么?因为利之所在也。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了。”虽然有些不厚道,拆穿了“退卡难”的秘密,笔者却并不因此对公交卡公司表示“义愤填膺”。毕竟,在每一个城市,以地铁、公共汽车为代表的公共交通系统,因为价格管制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的状态,发行“一卡通”赚取的一些收入,也算是不无小补,亦可称之为“堤内损失堤外补”。作为享受着低价公交的市民,您也不能两面占便宜不是?老话怎么说来着?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