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机场的打包费

《解惑中国经济》清华大学出版社作者:华说

  若干年前,因为餐饮价格的高昂,机场被舆论痛斥了一番。若干年后的今天,因为同样的所谓“天价”,机场再一次地被媒体教训了一顿。自然,名目和对象是改换了,这一次是打包费。

  机场打包费的“黑幕”,是新华社率先揭露的。其播发的一则报道说,记者在多地机场调查发现,机场行李打包操作简单,包装用具成本低廉,打包费却“飞上天”。 譬如说,机场打包用具主要是纸箱、包装带、塑料膜、泡沫等,但这些打包用具在各个机场的价格却高得离谱:一个大纸箱为25~50元之间、一个小纸箱从20~35元,包装带每根10~15元,塑料膜20元一件。

  那么,这些打包用具成本有多少?“记者联系了多家包装制品生产商,北京通州一家包装材料厂销售经理告诉记者,与机场打包相同规格的小纸箱批发价格1.8元一个,大的4.3元一个,即使用最好的进口牛皮纸,价格也分别只要2.4元和5.9元。气泡膜和泡沫盒更便宜,气泡膜16元一公斤,使用环保材料的泡沫盒850元一立方。”而且,“记者从顺丰、申通等快递公司了解到,打包用纸箱、编织袋、包装带等一般不收费。”

  这篇报道随即引来了地方媒体的跟风。对所在城市的机场打包费进行调查,是这些媒体的报道重点。手头的一个案例,是《华商报》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行李打包费的调查。该报道说,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2航站楼的1、2、3号进门口都设置的有专门的行李打包台。每个打包台前都竖立着一个“服务收费价格公示牌”。 公示牌上收费项目分为行李打包、裹膜和纸箱三种,行李打包的费用根据体积大小分5、10、15元三个档,裹膜和纸箱根据体积大小分为10、20、30元三个档。记者联系到西安一家包装材料公司,其负责人称,“和机场打包使用的纸箱规格相同的纸箱批发价最贵不超过5元钱,而打包带则是按卷批发的,平均下来,每米的价格仅五六角。”

  潜台词明显不过:机场的打包费,“暴利”也。

  这样的论调,人们的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这些年来,大至房地产,小到一杯咖啡,几乎三百六十行,无一不在媒体的“慧眼”之下现出“暴利”的原形。处处暴利,意味着遍地黄金。然而,可惜得很,这只是一出无知者无畏的臆想狂欢。

  “暴利”喜谈成本,那就谈谈成本吧。机场打包使用的打包带、纸箱和裹膜的价格,市场价格清楚,在北京,“是小纸箱批发价格1.8元一个,大的4.3元一个,即使用最好的进口牛皮纸,价格也分别只要2.4元和5.9元。”在西安,则是“纸箱批发价最贵不超过5元钱,而打包带则是按卷批发的,平均下来,每米的价格仅五六角。”不错,这是机场打包的成本,但只是成本之一,而且大抵是占比最小的成本之一。打包带、纸箱和裹膜不会无缘无故地从天上掉到机场,需要物流运输;也不会自动将行李打包,需要人工服务。最重要的是,想在机场从事行李打包业务,必须向机场租赁场地!租赁场地,自然需要缴纳租金,而这,恰恰是最大的成本支出,往往占到成本的七八成左右。然而奇怪,这些都被媒体“忽略不计”了。大谈特谈所谓的成本,却连基本的成本都弄不清楚,“下笔千言离题万里”,当真是“可叹也夫”。

  或者因此要将矛头指向机场,何以如此可恶,收取如此之高的租金?无他,因为机场不是慈善机构,而是一个商业机构,它也在无时无刻地追求着“局限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建造一个机场,往往是上百亿的投入。如此庞大的投资当然需要回收,否则将血本无归。机场的主要营收来源于对航空公司的服务收入,但向餐饮、打包企业出租场地收取租金也是一项重要的收入。加之“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拥有着强大的“定价权”,可以在需求曲线上觅价,定得高一点则卖得少一些,定得低一点则卖得多一些,最终将租金价格定在使得收入最大化的那一价位上。

  实际上,机场的租金价格,反映着机场的地段租值,机场当然是能收则收应收尽收——这也是资源有效利用的内在要求。压低价格,有损于自身的收益,机场自然不愿意的,此其一。其二,即便机场愿意让利下调租金,只要市场需求在,打包企业依然会保持这样价格。因为它也是能收则收应收尽收。道理简单:不是成本决定价格,是供求关系决定价格。

  当年,机场“天价”餐饮风波哄哄地闹了一阵子,最终不了了之,而机场的餐饮价格依然居高不下,如今,据说是“飞上了天”的打包费又会怎样收场?其实是没有悬念的,不过是重复餐饮的故事,又一次不了了之罢了。

  媒体是社会公器,这些年来其公信力的不断下降,原因多多,这样不断地闹笑话也是原因之一。这笑话的产生,倘若是不谙世事、不明事理却以判官自居,那是无知,是可怜的;倘若是明知故犯,为博眼球而胡说八道,那么,更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