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秒注册忘记密码

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商业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读书频道

重磅推荐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
重启:后危机时代如何再现繁荣

作者:理查德•佛罗里达

简介: 经济危机重启下一轮繁荣?这种说法或许让你无比困惑。但...

全文>>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停在最好的时光里

作者:潘晓婷

简介:停在最好的时光里》是时尚女神、九球天后、世界冠军潘晓婷首部随...

全文>>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
有钱人穷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

简介:在那些贫穷的日子里,本书作者克丽丝特尔•佩因翻阅了上千位...

全文>>

温州金融改革当以法律为靠山

《现代人最需要的财经法律智慧》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作者:刘兴成

  2012年3月,国务院批准设立了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不管温州金融改革的最终结果如何,起码可以暂时释放全国上上下下对金融改革的焦虑。

  把法律当靠山

  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目的,是通过金融体制创新,构建与温州经济配套的多元化金融体系,改进金融服务,增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为全国金融改革提供经验。

  在高利贷危机中酝酿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方案,只不过是民间金融种类的“集大成者”。国务院批准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能做的12个事项中,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是最大的亮点,这意味着资本项目项下的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已经破冰。

  看来,国务院并没有给予温州特殊的优惠政策。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中央政府既不可能给予温州超越于法律的金融改革权力,也不可能不允许其他地方实行其给予温州的政策。中央政府给予温州更多的,是对民间金融和金融创新的支持和鼓励。因此,温州金融改革任重而道远。

  温州不可能也不应该有超越于法律的金融改革权力。恰恰相反,温州应当把法律当作金融改革的靠山,冲破行政管制带来的樊篱。

  温州金融改革的方向是发展民间金融,使之与当地的民营经济相适应。法律的基本原则是,法律没有禁止的民间行为都是合法的,而对政府和国有企业来说,法律没有明确授权的行为都是不合法的。所以,发展温州民间金融,可以任意采取法律没有禁止的金融措施,即使违背了部门规章也不要紧,因为违法的部门规章本就是不合理的。

  例如,部门规章《贷款通则》规定,中资金融机构是唯一合法的贷款人。这与中央银行2011年11月关于“民间借贷具有制度层面的合法性”的表态冲突。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规定:“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二章对借款合同作出了规定。也就是说,根据《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规定,民间借贷应当是合法的借贷形式。

  再例如,部门规章规定,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不得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这与《合同法》第十二章关于“借款合同”的法律规定相冲突。《合同法》第十二章规定,借款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政府中只有国务院才能代表国家,而国务院并没有规定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不得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

  中国金融改革的关键在于利率市场化,中国将来肯定要实行利率市场化,这意味着基准利率将不存在。而基准利率不存在就无法界定和限定4倍基准利率。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有权根据法律规定,率先实行利率市场化。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只要以法律为靠山,其改革的方向就是正确的,即使违背了部门规章也不要紧,因为违法的部门规章本身是不合理的,不可能长期存在下去。

  以市场为平台

  温州此前出现的民间借贷危机,是金融与实体经济脱节的结构性矛盾造成的。温州现有的金融体制没有正常发挥引导资源合理配置的作用,反而引导资金从实体经济流向房地产领域,造成了房地产泡沫。民间借贷泡沫破裂,正是房地产泡沫破裂的连锁反应。

  据统计,全国民间资本存量达30万亿元人民币,占中国2011年GDP总量的64%。其中,温州积聚了8000亿~10 000亿元的民间资本。温州巨量的民间资本没有通畅的投资渠道,银行存款利率抵不上通货膨胀率,民间资本只能炒作房地产。

  与此同时,温州的中小企业缺乏发展资金和流动资金,导致部分中小企业处于停工和半停工状态,有的甚至因缺乏资金而倒闭。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如果以市场为平台,将民间资本供给和需求有效地衔接起来,就会做强做大温州的民间金融,引导民间借贷投向有效益的实体经济,远离房地产泡沫,从而取得金融改革的成功。

  2012年3月,“2012中国(山东)宏观经济与金融创新专家论坛暨肯雅隆第二届杰出资民联谊大会”在济南召开,这次大会推出了一种民间金融创新形式——私募权益融资(PPE)。

  PPE是介于民间借贷和私募股权投资之间的一种投融资形式,由经营管理公司对某一特定投资项目进行预先评估,并就相关权益进行划分,然后向民间资本持有者募集资金,投资人根据出资额度的不同而享有同等比例的项目权益。

  PPE与金融市场熟知的PE私募股权投资相比,在投资范围上由企业股权扩展到了艺术品、有价证券等资产;相对于PE只能通过上市流通后才可退出的单一性,PPE将相关权益采用凭证化转化,投资期间可自由转让权益凭证,进退便捷;相对于PE资金去向的不定性,PPE投资由投资者与融资项目方直接对接签订合同,属定向投资,更加公开透明;在投资项目的权属和安全性方面,相对于PE投资会遭遇无法上市、所投企业市场经营难控等风险,PPE出资人在投资期内享有项目共有权,以资产自身价值确保了私募投资者的本金安全。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完全可以借鉴PPE,但要将投资人限定在200人以内,否则,就违反了《公司法》的规定,相当于未经批准就实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温州投资融资市场需要产生更多的类似PPE的民间金融创新。

  温州金融改革要以法律和市场为轴心。与其把鸟关在笼子里,倒不如天高任鸟飞。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应当营造宽松的市场环境,充分调动民间智慧,挖掘民间资本的创新潜能,实现温州经济的二次腾飞。

  温州是中国的缩影,没有人希望温州金融改革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温州金融改革旨在给十八大之后的整体金融改革带来成功经验,让中国社会对金融创新充满希望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