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王莽为篡汉邀买人心:用自己钱赈灾让朝廷减税

白银大赛千万实盘资金派送中 2014-06-27 07:12:34 来源: 金融界网站 作者: 张惠诚

  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白居易:《放言》

  王莽沽名钓誉,大奸似忠,是中国古代史上最著名的野心家、阴谋家。他外示恭俭,以博得朝野的好感;内怀贪毒,时时觊觎皇帝的宝座。一旦大权在握,便撕下伪装,露出篡权窃国的狼子野心。上引白居易的这首诗,寥寥数语便把王莽欺世盗名的面貌揭露无遗,真可谓春秋之笔。

  假谦恭先夺实权

  竟宁二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病死,太子刘骜继位,是为汉成帝。汉成帝尊母王政君为皇太后,拜大舅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掌握政权,给其余六个舅舅也都封了侯。外戚王家一门七侯,成了西汉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显赫家族!

  汉成帝在位二十六年,政权始终操在王氏兄弟叔侄手中。那时,王氏兄弟盘踞要职,家族纠结掌权,中央和地方的主要官员都是王家的党羽。从上古到秦汉,外戚专权尊贵,从来没有及得上王氏家族的。王氏兄弟竞相奢华,声色狗马,无所不为,四方贿赂,络绎不绝。他们各有姬妾数十,奴仆千百,高宅大第,连属弥望。王家子弟更是变本加厉,每日里不是弹丸跑马,就是挟妓狂饮,惟独不干正经事。但是,纨绔子弟成群的王家,也有一个例外,他就是王太后同父异母兄弟王曼的儿子王莽。

  王莽,字巨君,是王曼的次子。王曼死得早,是王太后诸弟中唯一未被封侯的。王莽少年丧父,后来哥哥也死了,和其他各房的堂兄弟们比起来,也算是孤苦无依,家境贫寒了。可是,他似乎并不羡慕堂兄弟们终日声色狗马的奢靡生活,一直衣食俭朴,谦恭待人。他勤奋好学,知识广博,对待亲属和师友都很守礼法,生活上和普通儒生一样。对那些当权的伯叔,王莽曲意奉承,拼命巴结。特别是对于执掌朝政的大伯王凤,王莽更是孝敬周到。王凤生病的时候,他日夜守护,亲尝汤药,几个月衣不解带,弄得蓬头垢面。王凤深为感动,临死前,他向王太后和汉成帝推荐王莽。不久,王莽被任命为黄门郎(皇帝的侍从官),接着被提拔为射声校尉(护卫京师的高级军官),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王莽的品行才学,也为世人所称道。当时的名士戴崇、金涉等都一致推荐他,汉成帝亦日渐亲信。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汉成帝封王莽为新都侯,并任命他为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成为皇帝的亲近侍从。王莽官职越高,行为越恭谨,仕宦所得,都用来赠送宾客,以致家无余财。他广泛结交名士,甚至对待他侄子的教师和同学也折节交往。因此,王莽声誉鹊起,有口皆碑,成了众望所归的人物。汉成帝末年,执政的王根病重时,便举荐王莽继任。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三十八岁的王莽被提升为大司马,执掌朝政。

  王莽是王家第五个大司马,前四个都是他的伯叔。为了使自己的名声能够超过他的前辈,王莽更加严格地约束自己。他勤于政事,孜孜不倦,用心网罗名士,来作自己的属官。他把所得俸禄赏赐都用来资助贫困的儒生,自己生活却极为朴素。有一次他的母亲生病,公卿列侯的夫人都来探问,王莽的妻子出来迎接。她穿的衣着非常俭朴,竟被那些贵夫人视为王家的女佣。后来她们知道这就是大司马的夫人时,都大吃一惊。此事传扬出去,王莽的名声更大了。

  次年三月,汉成帝去世,无子。他的侄儿定陶王刘欣继位,是为汉哀帝。汉哀帝未登帝位前就对王家的权势熏天心怀不满。此时继承帝位,便拼命排挤王莽。这一年七月,王莽不得不称病去职,二年后有被迫离开长安回到他的封地新都(今河南新野东),在那里闭门闲居了三年。

  一朝天子一朝臣。汉哀帝上台后,一面将王家的人一个个赶下台,一面又把自己祖母家傅氏、母家丁氏的人纷纷封侯赏官。傅家的人有六人封侯,丁家的人有两人封侯,一时尊贵无比。

  当暴发的傅、丁两家迫不及待地追逐权位、谋取富贵的时候,王莽却努力争取政治声望。在他执政的最后时期通过了著名的“限田令”,次年正月又以王太后的名义宣布王氏的田地除坟茔外,全部分给贫民,表示带头限田,这同丁、傅两家的抵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王莽到新都后,闭门不出,并严格管束自己的子弟。他的次子王获将奴仆杀死,这对于贵戚豪门来说,本属常事,但王莽不只责骂儿子,最后竟令其自杀。此事传扬开来,不少人赞扬他大义灭亲,克己守法。王莽在新都闲居三年,为其上书申冤的官吏竟达百人之多。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正月发生日食,汉哀帝下诏求过失,贤良周护、宋崇等上书称颂王莽的功德。由于众情难违,汉哀帝不得不以侍奉王太后的名义将王莽召回长安。

  次年六月,二十六岁的汉哀帝忽然死去。这时,傅太后、丁太后已相继死去。王太后听说汉哀帝驾崩,当天便赶到未央宫接管了皇帝的玉玺,并立即传召王莽入官。接着她发出诏命,任命王莽统领禁军并主持政事,罢免了汉哀帝宠臣大司马董贤。董贤随即自杀。

  董贤一死,大司马一职空缺,王太后下诏令公卿大臣公举。大司徒孔光、大司空彭宣等主要大臣都认为王莽本来就是大司马,又是王太后近亲,而且声誉卓著,所以都推荐他。于是,王莽又一次当上了大司马。

  汉哀帝死后无子,由王太后作主,把汉哀帝的堂兄弟中山王刘衎立为皇帝,是为汉平帝。汉平帝当时年仅九岁,由王太后临朝称制主持政事。但此时王太后年已七十,实际上朝政大权归于王莽掌握。从这时起,王莽就开始一步步地篡夺汉朝的天下了。

  谋篡位邀买人心

  王莽重掌大权,怕汉成帝、汉哀帝的外戚再来争权夺利,就找个借口,迫使汉成帝的赵皇后、汉哀帝的傅皇后先后自杀,又将傅、丁两家在朝官吏统统罢官,撵出长安。王莽自己的叔伯多已去世,只剩下一个最小的叔叔红阳侯王立。王立虽然没在朝中担任具体的官职,但他毕竟是王太后的弟弟,容易在王太后面前进言。王莽嫌他碍眼,便令自己的亲信孔光发其旧恶,迫使王太后叫王立回到自己的封地上去,不许他来干预朝政。

  在排除异己的同时,王莽又在朝中安插自己的亲信。王舜、王邑、甄丰、甄邯、刘歆等皆其心腹和谋士,王莽都让他们当了大官。王莽又以三朝元老、名儒孔光为丞相、太师,名义上让其成为群臣之首,实际上孔光完全听从王莽的摆布。

  为了进一步专断朝政,王莽又令人假造祥瑞。他暗地派心腹到益州(今四川),嘱令地方官吏买通外夷人,让他们冒充越裳氏(一个少数民族小国),向朝廷贡献白雉(一种野鸡)。

  元始元年(公元元年)正月,“越裳氏”派使者到长安贡献白雉。白雉是当地独有的特产,格外珍贵。据说,一千多年前周公辅佐周成王的时候,越裳氏也曾经向周朝贡献过一只白雉。这会儿越裳氏又送来白雉,岂不是说王莽就是汉朝的周公吗?于是,群臣一下子轰动起来,纷纷称颂王莽,说王莽有定国安邦之大功,其功德可比周公,应赐号为“安汉公”,赠封他的食邑。王莽却上书说,孔光、王舜、甄丰、甄邯都有很大的功劳,应当封赏他们,不应当封赏我。甄邯又向王太后上书请封王莽,王莽又再三推辞,并且因此装病不上朝。王太后封赏了孔光等四人后,王莽还继续推辞。群臣又继续联名上书,请求王太后一定要加封王莽。王太后又一次下了封赏的诏书,王莽才勉强接受了安汉公的封号,但却坚决不肯接受给他增加的封邑,说等到老百姓家给人足的时候再接受。他又建议增加官吏俸禄,大封刘姓宗室和前代功臣之后,对普通老百姓也施以小恩小惠。史载:“上尊宗庙,增加礼乐;下惠士民鳏寡,恩泽之政无所不施。”

  在取悦文武百官、黎民百姓的同时,王莽又力图进一步专断朝政。他知道王太后年老,厌倦政事,便鼓动亲信去劝王太后放权。后来,王太后果然下诏,规定除封爵以外,其他政事均由王莽等处置。这样,王莽就取得了和皇帝差不多的威权。

  元始二年四月,华北灾荒严重。先是大旱,继之蝗灾,老百姓纷纷流亡,死了不少人。王莽向王太后建议:宫中要节约布帛,减少开支,以示节俭。接着,他又向王太后上书,一下子献出自己的三十顷土地和一百万钱,让朝廷救济灾民。在王莽的带动下,有二百三十多个官员和贵族,也纷纷拿出自己的钱财救灾。王莽还派了很多使者,到各处去督促老百姓捕捉蝗虫。老百姓把捕得的蝗虫交给官府,官府就按数量发放赏钱。他还让汉平帝下诏书,免除贫民和灾民的租税。凡是死了人的灾民都发给安葬费,死了六人以上的,每家发给五千钱;死亡四人以上的,每家发给四千钱;死亡两人以上的,每家发给二千钱。王莽还坚持不吃肉,以示与民同苦。这样一来,王莽在普通百姓中的声望更高了。

  王莽威权日盛,声望日高,但他仍嫌不足,又欲以其女为皇后,以巩固自己的权势。于是,他建议给汉平帝选立皇后。主管部门呈上预选名单,王氏女多在其中。王莽怕她们和自己的女儿竞争,又宣称自己的女儿不宜参与候选。王太后信以为真,也下诏说,王氏女是我娘家的人,不必采选。人们见王莽这么谦虚,反而更认准了他的女儿。儒生吏民守候在宫门上书的每天有一千余人,公卿大夫也纷纷在朝堂上表态,一致要求立王莽的女儿为皇后。王莽派官员分头劝解,上书的人却越来越多。王太后不得已,只好将王莽的女儿选为皇后。有人建议加封皇帝岳父王莽的土地,王莽坚辞不受;皇后的聘礼应当是黄金二万斤,王莽只接受四千斤,并以其中的三千三百斤分给同时选中的十一家嫔妃。群臣都说皇后的聘礼应与妃嫔有所区别,于是王太后又下诏增加黄金二千三百斤,合为三千斤。王莽又把其中的一千斤分给亲族中的贫困者。

  王莽吸取汉哀帝时丁、傅两家的教训,不许汉平帝的母亲卫后及舅父卫宝等到长安。他的长子王宇担心汉平帝长大以后怨恨,便私下与老师吴章和妻兄吕宽商议对策。吴章认为王莽不听劝谏却迷信鬼神,可以装神弄鬼警戒他,然后再乘机劝他归政卫氏。王宇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委托吕宽乘夜弄了些狗血去往王莽门前泼洒。不料事不凑巧,偏被门吏发觉。王莽闻讯大怒,将吴章、吕宽处斩,对自己的儿子也不宽容,竟下令将王宇毒死。王莽又借机诛灭卫氏,并牵连捕杀很多反对自己的官员。王莽此举,不仅清除了朝廷内外反对自己的人,还捞了个“大义灭亲”的美名。元始四年夏,太保王舜(王莽的叔伯兄弟)等邀集吏民八千人上书,说安汉公谦恭下士,大义灭亲,辅佐幼帝,其功德只有古代的伊尹和周公才可相比,应兼采伊尹、周公称号,加封安汉公为“宰衡”(伊尹官阿衡,周公官冢宰)。王太后依议。又封王莽母为功显君,封其子王安为褒新侯、王临为赏都侯,还把召陵、新息、新野等县的田地赐给王莽。王莽上书固辞,百官一再坚持。王莽不得已,乃接受封号,但坚持不接受增封的土地。

  群臣见王莽拒不接受封赏的土地,纷纷上书。截至元始五年四月,吏民上书者竟达四十八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王侯宗室多人口头申请,都说应该赶快重赏王莽,太保王舜还上书说:“天下人民听说安汉公不受大国的封地,辞退万金巨款,散财施予成千上万,莫不感化。蜀郡有个叫路建的男子自觉惭愧,主动撤消了争夺财产的诉讼。这完全可以媲美古代周文王平息虞、芮两国争讼的佳话,应该通告天下。”王莽却说:“诸臣民所上奏章,都应压下不议,使我能有时间制礼作乐,完成大事。事成以后,我愿退休回家,以避贤路。”群臣上奏说:“过去周公摄政七年,制度乃定;今安汉公辅政四年,功名远扬。宜升宰衡位在诸侯王之上,赏以‘九锡’之礼。”王太后依议。五月,王莽被赐以“九锡”(即特制的衣帽、车马、旌旗、弓矢、用具等),以象征其超越百官的地位。

  元始五年秋,王莽派出的八名观览风俗的使者陆续还京。他们伪造了郡国歌谣三万余首,歌颂王莽功德。王莽非常高兴。他向王太后奏请刘歆、陈崇等治明堂、宣教化之功,刘欣、陈崇等随之被封为列侯。

  王莽除了渲染自己“市无二贾,官无狱讼,邑无盗贼,也无饥民,道无拾遗”的“致太平”之治,还大力宣扬自己“北伐匈奴,东致海外,南怀黄支”的安抚蛮夷之功。当时,“唯西方未有加”,王莽便派中郎将平宪等以大量金币诱使西羌“献地,愿内属”。平宪秉承王莽之意,极力奏言王莽对四夷的感召之力,又给自己添上了收抚西海郡之功。

  随着地位和荣誉的不断提高,王莽已不满足自己已经实际控制的全部国家权力以及宰衡的称号,他决心要作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家最高主宰皇帝。他要加快步伐向那个最高也是最后的目标冲刺了。正当王莽苦心思虑如何加快篡汉步伐的时候,一个被王莽所收买的皇室宗亲泉陵侯刘庆上书说:“周成王年少,称‘孺子’,周公居摄;现在皇帝也很年轻,应当让安汉公行天子事,如同周公那样。”群臣都表示赞同。但是这一幕还未及演出,汉平帝却死了。

  原来,这时汉平帝已经十四岁,多少懂得一些事情了。别人越是称颂王莽,他越是觉得王莽可恨。自己的几个舅舅都被杀害,只剩下母亲一人,却又不许相见。王莽如此刻毒,汉平帝实在难以容忍,所以背地常有怨言。不料有人报告了王莽,王莽怕汉平帝将来对自己不利,便伺机谋害。十二月里的一天,君臣在宫中宴饮。王莽向汉平帝献上一杯椒酒。汉平帝不知酒中有毒,接过便饮。第二天,宫中传出话来,说皇上患了重病。王莽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显得很悲伤。他还仿效周公在周成王生病时的行为,向上天祷告表示愿以自身代替皇帝,也将祷文藏于金匮。他还假惺惺地叮嘱大臣们千万不要声张。王莽清楚,这套把戏不但不会损伤自己的一根毫毛,而且还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好处。它既能表达自己对皇帝的“忠心”,迷惑视听,又可以巧妙地以周公自况,对群臣起到提示作用。汉平帝的病情当然不会因王莽的“祈祷”而减轻,几天后,汉平帝死于未央宫。

  汉平帝死后无子,王太后召集群臣会议立储。此时汉元帝后代已绝,只有汉宣帝曾孙五人为王,封侯者四十八人。群臣拟就从五王和列侯当中,推立一人。王莽嫌这些人年纪大,不易控制,借口兄弟之间不能相互继承皇位,否定了群臣的意见。他从汉宣帝玄孙中选择了只有两岁的刘婴作为汉平帝的后嗣,历史上称为孺子婴。

  皇位继承人刚一确定,就出现了王莽作皇帝的舆论。西汉谶纬迷信盛行,早在汉成帝时,方士甘忠就造了一部《天官历包元太平经》,鼓吹“易姓受命”。汉哀帝迷信这种邪说,曾为此改号为“陈圣刘太平皇帝”,演出了两个多月的再受命的闹剧。随着王莽权势的急剧膨胀,一些贪图富贵之徒又开始大造王莽当皇帝的符命了。先是泉陵侯刘庆所提王莽摄政之议尚未及施行。此时又有武功(今陕西扶风南)县长孟通报告说在挖井时得到一块上圆下方的白石,上有红字:“告安汉公莽为皇帝”。王莽闻讯大喜,命群臣向王太后报告。王太后认为这是妖言,不可信,但她已无力阻止了。于是她勉强下诏宣布王莽摄行皇帝之事,称为摄皇帝,改明年为居摄元年。王莽平时像皇帝一样接见臣民处理政事,只在王太后和皇帝面前才恢复称臣。

  建新朝一枕黄粱

  王莽居心叵测,篡夺汉家天下的野心日益暴露,一些忠于皇室的人纷纷起兵反抗。

  居摄元年(公元6年)四月,安众侯刘崇(皇族)首先起兵。他对心腹张绍说:“王莽篡权,必危刘氏,天下共知其奸,但没有人敢于首先起兵反对,这是我们刘家的耻辱!我当号召天下,共诛此贼。”于是,他们召集了一百余人,进攻宛城(今河南南阳),但因准备不足,力量太小,很快失败了。

  这件事发生后,王莽又指使群臣上书王太后:“刘崇等谋逆,是因为王莽权力太轻,应许他以重权,方可镇抚天下。”五月,王太后又颁发诏书,以王莽为“假皇帝”(假:代理)。十二月,群臣又奏请以安汉公府为摄殿,居室为摄宫,内置卫士三百人。王太后都一一同意。

  次年九月,东郡(治今河南濮阳南)太守翟义起兵,拥立严乡侯刘信(汉宣帝玄孙)为皇帝,自称“大司马、柱天大将军”,向全国发出号召说:“王莽毒死平帝,欲夺汉家天下。如今天子已立,希望大家起兵,共同讨伐王莽!”他们很快便发动了十几万人,浩浩荡荡向京城长安进军。长安附近槐里(今陕西兴平)地方的平民赵明、霍鸿也起兵响应,聚众十万,进攻长安,一时天下大震。

  王莽闻讯,惶恐不安,食不下咽。他抱着孺子婴四处祷告,并模仿《尚书。大诰》发表宣言,声称自己只是暂时摄位,将来一定将政权交还给孺子婴,并派官员到各地宣讲。同时调动大军,分头迎击翟义和赵明、霍鸿,京城宫殿也派兵昼夜巡行。

  始初元年(公元8年)春,翟义等全都失败。王莽大喜过望,在白虎殿设宴犒师,大封功臣。这时,王莽大权在握,权倾天下,宣告他应该作真皇帝的符命也接踵而来。广饶侯刘京报告说,齐郡临淄县昌兴亭长辛当一夜之间连做了好几个梦,梦见天使告诉他:“摄皇帝应当作真皇帝”;车骑将军扈云报告说,巴郡地方出现一只石牛,上面也刻有王莽应当作皇帝的字样。这年冬天,有个叫哀章的儒生,身穿黄衣,来到汉高祖刘邦的神庙,将一个铜匣交给管理神庙的官员。铜匣中装有两卷图书,一卷标题为:“天帝行玺金匮图”,一卷标题为“赤帝行玺某传予黄帝金策书”。其中称刘邦为赤帝,王莽为黄帝之后;又说刘邦传位王莽为真天子,这是天命,王太后应当照天命行事。书中写明辅佐王莽的大臣有十一位,并一一列其姓名。其中八人是王莽的亲信大臣,还有王兴、王盛两个杜撰的名字,另一个当然就是哀章本人了。管理神庙的官员不敢怠慢,急忙报告上来。一向“谦让”的王莽,这次却不客气,兴高采烈地率群臣到神庙去拜领这称为“金匮”的铜匣。然后,他前去拜谒王太后,说明自己当服从天意,受禅为帝。王太后一听,瞠目结舌,正想驳诘,王莽已趋之而去。他改穿上天子的冠服,来到未央宫前殿,神圣庄严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宣布接受赤帝刘邦的禅让,即真天子位。一班趋炎附势的官僚,立即拜伏在地,向王莽朝贺。王莽立命左右写好诏纸,颁布天下,改国号为“新”,以次年为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

  王莽登基,封孺子婴为“定安公”。封曾为汉平帝皇后的女儿为“定安太后”。封赏完毕,他亲自拉着孺子婴的手,留着眼泪说:“古时周公摄位,最后把王权又还给周成王。我本打算也这样做,无奈天命难违,不能按自己的心愿再把皇位交给你了。”说罢,叹息很久。孺子婴年方五岁,能懂得什么呢?只是愣愣地瞅着他。文武百官看着这个场面,也纷纷落泪。是为王莽的行动所感动?还是哀叹汉家天下的衰亡?个中原委,谁能说得清?!

  小皇帝被废以后,就被软禁起来,连乳母都不许和他交谈,以至长大以后,连六畜都不能辨认。刘氏宗室也全被从郡守等职位上撤下来,调入京中作有职无权的谏议大夫。不过,“汉家子弟幽囚在,王莽犹非极恶人”。(清郑燮:《咏史》)和后世那些亡国之君相比,这还是幸运的。

  王莽又按金匮所列名单,封了十一个辅佐大臣。王舜、刘欣等亲信大臣自不必说,那素行无赖的落魄文人哀章,只因献了一个铜匣子,便被封为“国将”,名列“四辅”之一。更可笑的是,哀章随意杜撰的王兴、王盛两个人,后来都在长安城中找到了,也被封为将军。名列“四将”。王兴原是把守长安城门的下级官吏,王盛原是卖饼的小贩,只因上应“天命”,便一步登天,拜将封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王莽当了皇帝,派王舜向王太后索要传国玉玺。王太后得知王莽篡位,早已气得七窍生烟,此时一见王舜,便破口大骂:“你们父子兄弟,蒙汉家厚恩,享了几世富贵,不但不图报答,反而乘受人托孤之机,篡权夺位。如此行事,连猪狗都不如!况且王莽托言得金匮符命,自作新皇帝,尽可自制玉玺,还要这亡国玉玺何用?我是汉家老寡妇,死在旦夕,欲与此玺同葬,你们休得妄想!”说着,涕泣不止。两旁的侍女也都跟着流泪。王舜也陪着掉了几滴眼泪,过了半晌,才仰头说道:“事已至此,臣等无可挽回。王莽如硬要玉玺,太后能始终不给么?”王太后无奈,取出玉玺,狠命地摔在地上,大骂道:“我是将死之人,也知道你们兄弟必遭灭族之祸!”

  王舜拿着玉玺回去复命。王莽见玉玺上已碎一角,问明王舜,知是被王太后摔碎,不得已派人用金修补,但终于留下缺痕。

  王莽等到了碎角的玉玺,也承继了西汉后期被弄得破败不堪的政治局面。为了缓和日益加剧的社会矛盾,他继续推行他那附会《周礼》的“托古改制”。然而,他的改革思想和谋求私利的野心常常结合在一起,使改革的内容十分混乱,其结果是更加激化了社会矛盾,终于导致了绿林、赤眉农民大起义。地皇四年(公元23年),王莽的新王朝被推翻,他自己也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责任编辑:汪丽)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实盘直播
  • 06:54东部鸿运:

    绾虫柉杈惧厠缁煎悎鎸囨暟3鏈�3鏃ワ紙鍛ㄥ洓锛夋敹鐩樹笅璺�.95鐐癸紝璺屽箙锛�.07%锛屾姤58.....

    当前人气:0

  • 06:53短线锁定上涨:

    [褰姣忓ぉ鍜ㄨ] http://itougu.jrj.com.cn/view/189514.j.....

    当前人气:0

  • 06:51稳定赢利才是王道:

    1.1.鏈挱涓荤嫭涓�棤浜岀殑'鐩樺墠澶х洏鍒嗘瀽',姣忔棩寮�洏鍓嶈鍒掑綋鏃ュぇ鐩樻柟鍚戝強鍏.....

    当前人气:0

  • 06:51笑看风云老师:

    鐩墠琛屾儏涓嶆槸鐗瑰埆濂藉仛锛屾瘡澶╁氨閭d箞鍑犲崄涓釜鑲″弽澶嶆悘鐪肩悆锛岀湅璧锋潵娑ㄧ殑杞拌.....

    当前人气:0

  • 06:50宇辉战舰-丹辉:

    銆愮儹鐐归緳澶淬�娆℃柊 鏂扮枂瑗胯棌 搴勮偂

    当前人气:0

  • 06:50chengzhigang123:

    缇庝笢鏃堕棿3鏈�3鏃�6锛�0(鍖椾含鏃堕棿3鏈�4鏃�4锛�0)锛岄亾鎸囪穼4.72鐐癸紝鎴�......

    当前人气:0

  • 06:47文子投资:

    銆愭姇璧勮祫璁�鎹獟浣撴姤閬擄紝鎴戝浗鑷富鐮斿彂鐨勫楠ㄩ鏈哄櫒浜篎ourier X1杩戞湡.....

    当前人气:1

  • 06:42自律耐心乘势待时:

    鏂拌偂鐢宠喘锛�缇庤鍗庣瓑3鍙柊鑲�鏈�4鏃ョ敵璐紝 缇庤鍗庣敵璐唬鐮侊細732538锛�.....

    当前人气:0

  • 06:36财友73xu5z94:

    娴峰埄杩戞湡杩樹細瑙佸埌12鍏冧互涓娿�浣嗕細鏈変竴涓緝闀挎湡鐨勮皟鏁达紝寰呰皟鏁寸粨鏉燂紝閲嶆柊.....

    当前人气:0

  • 06:36黄琼上善若水:

    澶у鏃╀笂濂斤紒

    当前人气:1

  • 24小时新闻点击排行榜
  • 48小时新闻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