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彩票我的金融界

曼德拉:对莎士比亚情有独钟

白银大赛千万实盘资金派送中 2013年12月11日 13:31   来源: 金融界网站   网友评论(人参与

  戏剧人生

  在福特哈尔大学时,纳尔逊·曼德拉曾扮演过刺杀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在罗本岛上,狱友把古希腊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撰写的《安提戈涅》(Antigone)改编成了一出戏剧,曼德拉出演了剧中残暴的国王克瑞翁(Creon)。为了曼德拉的学习,艾哈迈德·卡特拉达买了一大堆希腊戏剧文学著作--守门人对这些书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所以毫不费周折,书就运了进来。但是扮演坏人无疑激发了曼德拉恶作剧的幽默感。在罗本岛上,自第一次开始拿起书本,他就时不时地引用莎士比亚,并对希腊悲剧情有独钟。有一次,他还拿自己的表演开起了玩笑。在最初的政治生涯中,他就了解到了戏剧形体动作的威力。

  事实上,自1941年起到1962年入狱,他的生活就是一部很不错的戏剧。20世纪40年代末,非洲人国民大会确定了曼德拉的领导地位;50年代到60年代,他积极参加了所有反种族隔离的运动。1962年8月他入狱时,他已是“民族之矛”(MK,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武装力量)的领导人,而且成为反种族压迫运动中最著名、最受欢迎的人物。同时,也是南非的头号通缉犯,被称为“黑色海绿花”(The Black Pimpernel)。1963年到1964年间,南非历史上最重要也最富戏剧性的瑞佛尼亚审判(Rivonia Trial)开庭审理。在这次审判中,曼德拉顺理成章地成了社会焦点。

  1944年,在经历了几次恋爱后,曼德拉娶了沃尔特·西苏鲁(Walter Sisulu)的一位年轻的亲戚,伊芙琳·梅思(Evelyn Mase),他的戏剧人生也到了新的阶段。他们生了4个孩子:女儿马卡齐韦(梅基),以及两个儿子--马迪巴·桑贝基勒(桑比)和马克贾托(贾托),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他们的大女儿,也叫马卡齐韦,但出生后9个月就夭折了。结婚十几年后,他们终究承受不了生活中的痛苦和彼此在一起时言语的尖刻,最终离婚。在以后几年里,这次失败的婚姻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痛苦。

  1958年,曼德拉娶了光彩照人的姑娘温妮·马迪基泽拉(Winnie Madikizela)。曼德拉一直都很欣赏坚强的女人,像鲁思·莫帕蒂(Ruth Mompati)、莉莲·恩戈伊(Lilian Ngoyi)、海伦·约瑟夫(Helen Joseph)和鲁思·弗斯特(Ruth First)等,但他似乎不太在意温妮能变得多坚强。他们育有两个女儿:泽娜妮(泽妮)和津齐斯瓦(津齐)。曼德拉常常管温妮叫“扎米”(Zami),这是温妮的班图语名字“诺姆扎莫”(Nomzamo)的简称。与第一次婚姻相同的是,曼德拉的第二次婚姻同样遭受了来自他的公众生活的剧烈影响。他的戏剧人生就是家人的痛苦人生。

  精神的翅膀

  “只有空头政治家才不会犯错。只要参与政治活动,就难免会出错。处于政治斗争中心的人需要处理很多实际和紧迫的问题,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也没有范例可供参考,这时难免就会出现很多错误。但是,如果在适当的时候,他们能够灵活变通,并提前以自我检讨的方式对工作作好检查,就会获得必需的经验和前瞻能力,从而避免一些常见的错误,在错综复杂的事件中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法。”

  选自曼德拉在狱中撰写的未出版的自传手稿,见本书第35页。

  1.选自曼德拉在狱中撰写的未出版的自传手稿

  只有空头政治家才不会犯错。只要参与政治活动,就难免会出错。处于政治斗争中心的人需要处理很多实际和紧迫的问题,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也没有范例可供参考,这时难免就会出现很多错误。但是,如果在适当的时候,他们能够灵活变通,并提前以自我检讨的方式对工作作好检查,就会获得必需的经验和前瞻能力,从而避免一些常见的错误,在错综复杂的事件中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法。

  2.选自曼德拉在狱中撰写的未出版的自传手稿

  政府推行的种族隔离政策摧毁了亚历山德拉的社会结构,如今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一座“鬼城”,但是,这里的生活依然很精彩,每次想起它,总能唤起我美好的回忆。曼德拉在亚历山德拉居住过。那里很拥挤,是一个贫民窟,因为不通电,被称为“黑暗之城”。

  在这里,我学着适应城市生活,对白人至上主义思想也开始有了切身的体会。这个地方有很多漂亮的建筑,但它其实是一个典型的贫民窟--拥挤异常、污秽不堪,还有营养不良的孩子或光着身子或衣衫褴褛地四处乱跑。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宗教派别,充斥着匪徒和低级酒吧。在这里,生命廉价无比。到了晚上,这里几乎就是刀枪的世界。通常,警察会搞突然袭击,或检查通行证,或检查人们是否已缴纳人头税,或检查酒馆营业是否合法,然后大批大批地逮捕民众。尽管如此,依然有5万多人住在这里。这是南非少数几个居民能够自由获取财产的地区之一,没有政府的强制条例,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此,亚历山德拉是一个代表自由的符号,同时对住在这里的人们来说是也一个挑战。

  它的存在说明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民众已经脱离了农村,成了永久性的城市居民。在所有讲非洲语言的群体中,住在这里的人们的政治意识比较强,且善于表达,白人已经逐渐注意到了这里的人们的团结意识。而我则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在这样的城市中才能产生人民的领袖,因为这里生活着大批武装工人和大量富裕且极有抱负的新兴商人阶层,种族隔离的观念让他们受到了很多挫折。以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居住在亚历山德拉的人们所必须经历的。14年前我被捕入狱,在那之前的日子里,我没有把奥兰多市当做自己的家,虽然那里有我的妻子、孩子和房子,而是把亚历山德拉当成了自己的家,一个没有房子的家。

  3.选自曼德拉在狱中撰写的未出版的自传手稿

  我和拉扎尔·希德尔斯基之间的深厚友谊,还有在我面临各种困难时他给予的热情帮助能够足足写满一个章节。拉扎尔·希德尔斯基(Lazar Sidelsky),见附录人物、地点和事件。

  我有一位很特别的朋友,叫约翰·姆恩霍马(John Mngoma),他是一位演说家,并且精通祖鲁文化。我很喜欢听他讲一些过去的有趣事情,一听就是几个小时……听他讲这些故事的时候,还有在刚到约翰内斯堡时与他的接触过程中,我的内心慢慢变得坚强,很快就会忘记自己面临的困难,贫困,所遭受的痛苦、孤独和挫折。在跟他交往的过程中,我开始相信自己可以自立,也可以接受陌生人的善意支持,而且这些陌生人是值得尊敬的。在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向他们寻求支持。

  现在,我按照自己的意愿组建了家庭,虽然离我的家乡很远;我也取得了一些进步,虽然是很微不足道的,但至少我是在利用自己的资源,是自己在努力。对于那些在我困难时帮助过我的人,我有一种特别的依恋。这类友谊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不是单单源自个体,而是建立在家庭基础上的关系,因此,如果维系这种友谊的某个成员离世,也不会影响到整个群体的友谊。

  4.选自曼德拉与理查德·施腾格尔的谈话

  曼德拉:在希尔德敦(Healdtown)的时候,我交了个朋友。后来,我去了约翰内斯堡,我们的友谊日益深厚。这位朋友叫撒迦利亚·莫莱特(Zachariah Molete),在希尔德敦卖酸奶。如果你对他好,他就会送你优质的酸奶……40年代初,我去了约翰内斯堡,住在……亚历山德拉。当时他父亲开了家……杂货店,而他自己又是卫理公会教堂的总管,在教堂活动中很照顾我。我当时忙于参加各种斗争,他就为我提供日常生活用品,于是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有一次,他来找我,说:“你晚上可得小心点儿! 现在有伙盗窃犯可是很猖狂,大家都叫他们‘蒂塔·拉恩赫’(Thutha Ranch)。”“蒂塔”的意思是“收集带走”。这伙盗窃犯真的是猖狂至极,能把整座房子洗劫一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叫他们“蒂塔·拉恩赫”的原因。撒迦利亚·莫莱特又跟我说:“他们就在你的住处附近活动!”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一间屋子里。有天晚上,我在睡梦中被门外好多人走动的声音吵醒了。我突然想到,这会不会是撒迦利亚对我说过的那帮盗窃犯。外面是争吵声,而且声音很大,有个家伙说:“我不管,我们进去,我们必须进去!”另一个家伙反对道:“伙计,别进去了。里面这人是个学生,他肯定没钱,里面估计啥都没有。”然后他俩就吵了起来,第二个家伙很是坚持,一直在说:“别管这个学生了,伙计!别进去了!”后来,那个坚持进屋的家伙恼羞成怒,狠狠地踢了一下门,那扇门很旧,门闩一下子就断了。最后他们没有进屋,离开了。

  施腾格尔:他踢的是你的门?

  曼德拉:是啊,当然是我的门。当时我很吃惊,也很害怕。不过他们最后走了,没进来。我把我的床搬到门后,只有这样才能把门重新关上。后来,我就那样睡下了。我非常感激……不管他是谁……那位把我从被抢劫的危险中解救出来的人,他说:“别去,别去抢劫他!”这人还真不错。

  5.选自曼德拉1979年12月9日写给女儿津齐·曼德拉的信,因为曼德拉“未经允许”把这封信藏在了圣诞卡片里,信件被检查员扣留

  有的时候,我会想起在奥兰多东部的圣约瑟夫拳击馆所经历的事情。拳击馆和DOCC(唐纳森·奥兰多社区中心)的墙上刻着我甜蜜的回忆,好多年了,一想起它,我就会感觉特别开心。50年代在DOCC训练的时候,拳击馆内有专业的也有业余的拳击手和摔跤手。这家俱乐部的老板是约翰内斯·莫洛西(Johannes Molosi )。他的真实名字是约翰内斯(斯基雷·阿多尼斯)·莫洛齐[Johannes(Skipper Adonis)Molotsi]。他曾经是拳击冠军,对拳击历史、拳击理论和实践都非常熟悉和在行。他是个很不错的教练。

  但是,50年代中期,他对拳击馆不再那么用心了,动不动就离开,而且很久都不回来。拳击手们对他开始不满意了。有两次我都把这事压下去了,但是在拳击手多次反抗后,他依然我行我素,事情就变得不可收拾了。这一次,我是没有办法让双方和解了。最后,拳击手们离开了DOCC,在圣约瑟夫开了一所拳击馆。我和桑比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西蒙·查巴拉拉(Simon Tshabalala)现在在国外,当时担任这所新建立的拳击馆的经理。明星拳击手当然还是杰里·乌恩亚·莫洛伊(Jerry Uyinja Moloi),他后来成为Tvl [德兰士瓦] 省的轻量级拳击冠军,同时也是角逐全国冠军的主要选手。

  除了杰里,我们还培养出了3位冠军。他们分别是击败了莱斯利·汤埃(Leslie Tangee)的埃里克·恩特塞莱(Eric Ntsele,南非最轻量级拳击比赛冠军)、弗雷迪·恩希迪(Freddie Ngidi,德兰士瓦省次轻量级冠军)和约翰内斯·莫科特迪(Johannes Mokotedi,德兰士瓦省次轻量级冠军)。拳击馆还培养了另一批有潜力的运动员,比如来自布隆方丹(Bloemfontein)的彼得,他是次轻量级选手,还在他家给我们提供了车库。当时他还是杜布(Dube)假期培训班的学生。桑比也是一位很棒的拳击手。有的时候,他去兰德方丹(Randfontein)、弗里尼欣(Vereeniging)或其他地方比赛,我等他常常等到深夜。我和这些运动员朋友们亲昵得就像一家人,你妈妈[温妮]后来也过来了,这个大家庭就变得更加亲密。如果我不能陪伴她,杰里和埃里克就会开车带她四处逛逛。后来,爸爸和妈妈订婚的时候,拳击馆所有人都参加了我们的订婚派对。

  顺便提一下,弗雷迪也在我们的公司上班,他人很安静,大伙也很信任他,非常喜欢他。有一次圣诞节前夜,我回到办公室,知道我看到谁了吗?是弗雷迪,他竟然就那么躺在总办公室外面的过道里,身体瘫软,显得很无助。他那个样子确实吓着我了,我连忙把他送到了医院。那庸医瞥了他一眼,竟然说我们的这位冠军一点儿事都没有,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看来,他是在圣诞节狂欢上没有控制住,过于放纵自己了,才搞成这个样子。之后,我把他送回他在OE[奥兰多东部]的家里,才放心了。 顺便再提一下,我早就应该告诉你一件事情。在DOCC的一场争吵中,斯基雷指责杰里在背后使坏,背叛他,就像古罗马的马克·安东尼背叛恺撒大帝一样。桑比就问,安东尼和恺撒是谁,那个时候桑比才9岁,什么都不懂。斯基雷很气愤地大喊:“不要跟我们提起死人。”他那个气啊,差点儿都把孩子的内脏给挖出来,幸亏当时我在场。他跟我抱怨,感觉这个孩子太不懂礼貌。我提醒他,我们是在我家里,而我是一家之主,所有事情应该由我来定夺。当然,在拳击馆我就没有这个权力了。桑比交了会费,就应该和我们是平等的,我们没有权力让他按照我们的指示做事情。

  我们在拳击馆待了一个半小时,晚上回到家都已经9点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还口渴得厉害,感觉身体里一滴水都没有。这时,妈妈就会给爸爸冲上一杯新鲜凉爽的橘子汁,然后再端上晚饭,还搭配着酸奶。她那些天很开心很快乐,身体也不错,看起来容光焕发。而我们的房子就像蜂巢一样闹哄哄的,今天是以前学校的老朋友来拜访,明天是巴拉[巴拉瓜纳医院]温妮当时是巴拉瓜纳医院的社工。的同事或拳击馆的会员来,有时甚至连我们公司的职员都来拜访我们,找你妈妈聊天。有两年多的时间,我和她就像在度蜜月。下班后如果还不能回家,我就会很反感,但是她和我一直在提醒彼此,这种幸福的日子有多难得,不一定什么时候艰难的日子就会来敲我们的门了。在那段时间,我们确实和朋友们相处得很好很开心,我们完全没有时间自怜自叹。20年过去了,每当我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日子,就感觉那段时光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清晰无比。

  6.选自曼德拉和理查德·施腾格尔的谈话

  施腾格尔:这段时间参加了不少社交活动吧?你之前说过,第一次来约翰内斯堡就被带到很多聚会上,主要是共产党的聚会,你还见到了迈克尔·哈梅尔。迈克尔·哈梅尔(Michael Harmel),见附录人物、地点和事件。关于那时你们和白人一起参加的社交活动,还保存有很多书面形式的记录,当时乔·斯洛夫和鲁思·弗斯特也参加了……乔·斯洛夫(Joe Slovo)和鲁思·弗斯特(Ruth First),见附录人物、地点和事件。

  曼德拉: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像在这个国家里所有白人之间和黑人之间的社交活动一样,是很平常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们那时是白人和黑人一起参加聚会或活动。

  施腾格尔:但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很特别,不是吗?

  曼德拉:……白人和黑人一起参加聚会确实很特别。但是,在我们国家,聚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什么稀奇的,只不过不像我们那样定时举行罢了。关键是这些团体组织已经很习惯接纳新成员,[共产]党也是这样。

  施腾格尔:我知道了……至少对于白人来说,他们并没有觉得白人和黑人一起参加聚会或活动有多大胆,多刺激,是吧?

  曼德拉:不,不是的。这儿的白人是在民主传统的熏陶下长大的。另外,更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已经投身到被压迫人民的斗争中,有时需要邀请非洲黑人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施腾格尔:你去没去过这些聚会?

  曼德拉:去,但不是个[聚会迷]。有一次,乔还向沃尔特[·西苏鲁]抱怨:“纳尔逊一点儿都不喜欢聚会。”

(责任编辑:汪丽)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实盘直播
  • 06:54东部鸿运:

    绾虫柉杈惧厠缁煎悎鎸囨暟3鏈�3鏃ワ紙鍛ㄥ洓锛夋敹鐩樹笅璺�.95鐐癸紝璺屽箙锛�.07%锛屾姤58.....

    当前人气:0

  • 06:53短线锁定上涨:

    [褰姣忓ぉ鍜ㄨ] http://itougu.jrj.com.cn/view/189514.j.....

    当前人气:0

  • 06:51稳定赢利才是王道:

    1.1.鏈挱涓荤嫭涓�棤浜岀殑'鐩樺墠澶х洏鍒嗘瀽',姣忔棩寮�洏鍓嶈鍒掑綋鏃ュぇ鐩樻柟鍚戝強鍏.....

    当前人气:0

  • 06:51笑看风云老师:

    鐩墠琛屾儏涓嶆槸鐗瑰埆濂藉仛锛屾瘡澶╁氨閭d箞鍑犲崄涓釜鑲″弽澶嶆悘鐪肩悆锛岀湅璧锋潵娑ㄧ殑杞拌.....

    当前人气:0

  • 06:50宇辉战舰-丹辉:

    銆愮儹鐐归緳澶淬�娆℃柊 鏂扮枂瑗胯棌 搴勮偂

    当前人气:0

  • 06:50chengzhigang123:

    缇庝笢鏃堕棿3鏈�3鏃�6锛�0(鍖椾含鏃堕棿3鏈�4鏃�4锛�0)锛岄亾鎸囪穼4.72鐐癸紝鎴�......

    当前人气:0

  • 06:47文子投资:

    銆愭姇璧勮祫璁�鎹獟浣撴姤閬擄紝鎴戝浗鑷富鐮斿彂鐨勫楠ㄩ鏈哄櫒浜篎ourier X1杩戞湡.....

    当前人气:1

  • 06:42自律耐心乘势待时:

    鏂拌偂鐢宠喘锛�缇庤鍗庣瓑3鍙柊鑲�鏈�4鏃ョ敵璐紝 缇庤鍗庣敵璐唬鐮侊細732538锛�.....

    当前人气:0

  • 06:36财友73xu5z94:

    娴峰埄杩戞湡杩樹細瑙佸埌12鍏冧互涓娿�浣嗕細鏈変竴涓緝闀挎湡鐨勮皟鏁达紝寰呰皟鏁寸粨鏉燂紝閲嶆柊.....

    当前人气:0

  • 06:36黄琼上善若水:

    澶у鏃╀笂濂斤紒

    当前人气:1

  • 24小时新闻点击排行榜
  • 48小时新闻点击排行榜